永德商店

www.yongde888.com

(原创)

鱼腥草

鱼腥草为多年生草本,全株有鱼腥味儿。它是中药里的消炎药材,又是味道特异的野菜(现在已经普遍人工培植)。贵州人特爱吃它,仅仅贵阳每天就要吃掉好几万斤鱼腥草。据称,非典时期贵州没一个人患上,当与广泛食用鱼腥草有关系。在卫生部发布的H1N1流感中医药预防方案中,鱼腥草被作为药膳列入其中,方法是鲜鱼腥草30克至60克,蒜汁加醋凉拌。这种吃法的,就是我现在的佐酒小菜。——止咳化痰,喉咙舒爽,味道不错:清脆,爽口,淡淡的一股香味,又可预防感冒。何乐而不“吃”呢?鱼腥草起初被人们发现可吃的时候,只是吃鱼腥草地上的茎叶。相传,春秋末期的越王勾践,归国后遇连年罕见饥荒,卧薪尝胆的他发现鱼腥草可食,率百姓采集,度过难关。当时人们称鱼腥草为“蕺菜”。“蕺”者,“饥”也“急”也。“蕺菜”“蕺菜”——解饥救急之菜呀。后来,南宋大诗人王十朋看到春天里茂盛的鱼腥草,曾经写了一首《咏蕺》励志的诗:十九年间胆厌尝,盘馐野味当含香。春风又长新芽甲,好撷青青荐越王。说的是:坚持十余年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雄心志远,生活异常艰辛,能以苦涩难吃的野生植物来充饥,心里也会感到有一种香味十足的满足;现在看到刚刚长出青青嫩芽的鱼腥草,王十朋真想多多地采一些,献给那位让他敬仰的立志复国,并最终取得了胜利的越王。全诗借景抒情,表达了王十朋强烈的爱国情怀。鱼腥草,亦药亦膳。—可品,可尝。当有人发现腥草的根儿可食,并且更优于茎叶时,向别人介绍,指着鱼腥草说:“‘这儿的根儿’更好吃。”于是“这儿的根儿”——谐音“折耳根”便逐渐成了特指鱼腥草根部的代名词。现在,人们较为普遍食用的就是那位买菜的南方人所说的“折耳根”。—鱼腥草茎叶的食用和已经开放成具有保健作用的鱼腥草茶,我尚未有机会尝食,不敢贸然评说。

>>>返回永德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