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德商店

www.yongde888.com

重庆朝天门纪行

来到重庆,不能不到朝天门。朝天门位于重庆城东北长江、嘉陵江交汇处,襟带两江,江面广阔,百舸争流;壁垒三面,地势中高,两侧渐次向下倾斜,人行石阶沿山而上,气势极为雄伟。朝天门始建于公元前314年。明初戴鼎扩建重庆旧城,按九宫八卦之数造城门17座,其中规模最大的一座城门即朝天门。门上原书四个大字:“古渝雄关”。朝天门,为历代官接皇帝圣旨的地方,因古代称皇帝为天子,故此而得名。我去的时候正是春天枯水期,没有感受到万马奔腾,一泻千里的壮观景象。不过漫步江边,踩着长江河床上的河石,仰望江岸两侧的风光,颇有一番“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的感觉。据说无论江水怎样枯竭,石级而下,无有穷尽,可通神秘的金竹宫。每值初夏仲秋,嘉陵江水绿,扬至江水黄,两水相交朝天门,撕咬翻卷,流急涡旋,向称“夹马水”,似如野马奔腾。江心有石矶沉浮,相传大禹在古渝州娶涂山氏女,此后治水13年不入家门。涂山氏女伫立矶上,望夫归来,因名“夫归石”。朝天门地扼黄金水道要冲,为重庆主要交通枢纽之一。1949年后,码头一再扩建,沿两江纵深排开。客运大楼拔地而起,客货缆车分道直通江边。两江索道,凌空飞渡,左右穿梭;江面客船货轮,铁驳木舟,鳞次栉比,此静彼动。重庆的繁荣昌盛,在一定程度上,集中表现在水上门户朝天门。三月的重庆,阳光明媚,草长莺飞,正是踏青的好时节。朝天门上的长江渡轮也从沉寂中开始了自己的喧哗,顺流而下,可以抵达下游的三峡库区,直至宜昌,武汉,朝天门的码头各类船只比比皆是,相对于两岸的高楼大厦,更别有一番风景,只是由于江水深度不够,很多船搁浅在岸边。在朝天门广场,游人如织。来自全国各地的游人都在这个重庆标志性的场所拍照留念。前国家领导人江泽民书写“重庆朝天门广场”七个大字金碧辉煌。从江边到码头,有很长很高的台阶,我看到不少武警战士正在训练,在台阶上练习蛙跳;一对对情侣在台阶上席地而坐,欣赏江畔的景色;一些老人和青年人在江边的河床上放风筝。而每隔一会,都会有飞机掠过江上的天空,让人感觉到这里离重庆江北机场真的很近。我不由想起来七十多年前,重庆曾遭日机轰炸,朝天门码头尸横遍野,惨不忍睹,重庆作为当年的陪都,抗战遗迹遍布市区,曾家岩的八路军办事处,新华日报旧址,中国民盟的成立处,张治中公馆,宋庆龄故居。然而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朝天门历尽沧桑,早已更换了时代的烙印,现在的朝天门充满了现代的气息。两侧的高楼,恢弘的广告,让人们忘记了这里当年曾是惨烈的战场,人们逃生和死亡的高地,天堂和地狱只是一线之隔。长江上的汽轮还在呼啸而且过,朝天门码头繁华依旧,歌舞升平,我想了鲁迅在纪念刘和珍君中的那句话:时间永是流逝,街市永远太平。我们不能忘记历史,不能忘记过去,只有铭记历史,让历史的沧桑中印在我们的脑海中,才会推动我们的社会不断进步。

>>>返回永德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