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德商店

www.yongde888.com

春归溪梦桃花源

喜欢春天,以及与春天有关的一切,包括清晨的鸟鸣、午后的花开;也包含与春天无关、被季节隐匿的部分,比如黄昏的钟声,夜晚的抒情。也许,缘于我的生辰正逢桃花烂漫之时,之于春天,我尤为青睐三月。我爱三月的烟雨江南,爱烟雨漫拢的一江春水,爱薄雾轻拥的小桥,也爱柳岸茵茵人家。我爱它们由里及外的清澈和透明,也爱扑朔的变幻和迷离。当黎明的晨曦再次把我从梦中叩醒,当第一束光穿过清风轻吻我的长发,我的春天已悄然滑落。那一刻,仿佛故人重逢,旧地重游,我轻轻挥手,便是万亩桃园。那一刻,我屏住呼吸,我怕胸口的火焰会将山河点燃,我怕我不小心掏出爱,我怕这炽热灼伤手臂,无法指给你河流的方向。料峭微寒,风划下无字的诗篇。我知道,素颜缱绻的你,从一个飘雪的世界走来,万水千山,你从白走到红,从一场浩荡走向另一场浩荡。是不约而同吗?你来了,刚好我也在这里,是皈依、也是禅定。我要怎样读你,才能释解你额际眉间的沧海桑田;我要如何转身,才能舞尽你的绝世芳华与殷殷清念。这一念,是梦里的云朵、是悠悠的落日和炊烟、是远山含黛、亭榭微雨。从山丘到河流,从荒芜到葱郁,我沿着你指给我的方向一直走,走过左边的娇羞、右边的倒影,走过一个人的地老天荒。那一天,我走了很远,从故乡到异乡,从此岸到彼岸,朝着梦里的桃花源。二月春归风雨天,碧桃花下感流年。流年的风,吹了一季又一季,一年又一年。如果用一支长嵩撑开这个季节的微蓝,远山近水、落日浮烟,该有多少长情的人,涉于楚天暮色、夜雨巴山,一次次忘了归途。我想,倘若此生能够与你相逢,我必选择三月,最好桃花微醉;倘若一树的花儿只为我而红,我必摘下一朵寄予你,我想托风儿告诉你,低矮地吐芳和无声地绽放,都会在花丛里浮出瓷音,那声音清脆而美妙,它来自天际,像一朵云和另一朵云的碰撞,像白与白的对饮,像光与光的辉映。它让一枚清梦叠起另一枚清梦,一个春天衔起另一个春天,而我们在起伏的回声里,一边荡漾一边沦陷,直到所有的漩涡连成海,每一朵浪花,都是我们由衷的告白。

>>>返回永德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