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德商店

www.yongde888.com

恋雪情深

最近,网上关于下雪的文章很多,大概是因为雪下的少的缘故吧,一时间人们对雪的情感似乎比任何时候都要浓厚。不仅写雪的文章多,而且写雪的体裁也变的很多,几乎把文学所有体裁都用上了。我也是个凡夫俗子,自然对雪也有很深的感情。

鉴与温室效应的影响,我们皖南近几年雪下的都比较少,今年冬天会不会下雪,我真的不知道。在我印象中,距离我所看到的最后一场大雪,大概已经有好多年了,记忆也早已变得模糊。也许是因为那一年有太多的失落,尽管那场大雪,是我有生以来记忆中所见的最大最美的一场雪,但那时空前悲凉的心已无心流连。至于那时究竟因何事而悲哀,因何物而落寞,因何人而迷惘,回忆也变得零星了。大概是因为岁月的久远而变得淡漠了。我只依稀记得,那年的雪很大,虽然只下了一整天,却一刻也没有停留,铺天盖地,处处像石灰窑爆炸了似的,能见度只有五十米。我以为那场雪,会一直的下,至少要延续一段时日。谁知道那天夜里,雪就停了。人们说“春雪如跑马”,第二天,就连地上的积雪也消逝得无影无踪,只剩下黑色的泥水在街道徘徊,整个世界是阴郁的灰色。现在每当我回想起当年的那一场大雪,想起那圣洁的颜色,想起那随风飘零的飞花,想起那已迷失的孕育着无限憧憬与希冀的世界,我仍然激动万分。可是,老天不作美,那场雪已经久违了好几年了。至今。我只能在流离的梦里流连。

我在等待,等待另一场雪的来临,但那雪早已成为罕见之物。我所处的地理位置为南回归线中间,现在好象一直在漂流,却是从南方向更远的南端漂泊,甚至行至一个没有冬天的国度。我渐渐变得惘然,冥冥中,指引我前进的是一个怎样的灵魂,我究竟是在逃避,还是在找寻。当冬季来临时,我终日静坐在阳台上,望着寂寥的天空,期待着降下我梦寐的雪花,但那天空却只是忧郁,终日只是不住地悲切,我才发现,那是一颗期待和依恋,脆弱而有些渺茫的心灵。

前些日子,一个远方的朋友来信说,虽然现在已是冬季,可他所在的城市还体会不到冬的气息,今年大概又要与雪擦肩而过了。虽然我与他都在南方,但彼此却相距很远很远,我这里已经是三九天,完全能感到冬天的寒意。湛蓝的天空已经被阴云的面纱所遮蔽,这里的世界是低调的、阴郁的、毫无生机的。我也好渴望能下一场雪,至少能驱散这座城市的忧郁与孤寂。

然而,在人们无望中,上帝却为盼雪若渴的人们带来无限的希冀。这次皖南的第一场雪,尽管不算太大,但却连续下了三天,其厚度约有二十公分。也算满足了人们的心愿!从目前的趋势看,雪还没有回家的意思,它好象要把这世界装点的更加完美,把人们向往美好的愿望带向更精彩的境界。所以,雪一反常态,它一举甩掉了多年吝啬的心态,开放性地掏尽心囊,似乎要为人们兜尽最后一滴“雪”。早晨起来,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着,原野的雪犹如蒸馒头似的,一层层地变厚,北方那美丽的景色,被巧夺天工地移来了皖南。

人们终于看到了久违了的雪,又一场空前美丽而有持久的雪。圣洁的雪花,从天堂的国度飘落在亿万大众心灵的极地,带着新生的憧憬与希冀,释放出永恒的光芒。期待着,无论岁月流转、沧海桑田,这场雪将将在我爱雪的天性中恒久不灭。

>>>返回永德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