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德商店

www.yongde888.com

(原创)

宁静的桃花潭之夜

春风荡漾,枝叶摇曳,万花点点,柳色青青,碧波涩涩。在这春意盎然的季节,借助司法工作会议的机遇,我们下榻明珠宾馆,来到这十里桃花,万家酒店的皖南历史名镇——桃花潭。潭面上水光潋艳,碧波涵空。潭岸怪石耸立,古树青藤纷披,春季绿韬如毡,桃花似火如霞,飞阁危楼隐约其中,犹如蓬莱仙境,又疑武陵人家。桃花潭四周点缀着众多的自然人文景观,屹立千年的垒玉墩,深藏奥妙的书板石、李白醉卧的彩虹岗、踏歌声声的古岸阁、青砖黛瓦的古民居鳞次栉比。

傍晚时分,我踏着春天的步履,沿着古镇老街石片铺就的路面,穿过踏歌古岸,徜徉在桃花潭畔。潭面上雾气升腾,烟波浩渺,暮霭像柔和的轻纱缭绕田野和村庄,炊烟在轻纱上写意着水墨画。村民们荷锄步行的、吆喝着水牛的、开着农用车的人们披着五彩的晚霞陆续回家了,走进飘着饭菜香味儿的家门。望着桃花潭畔高高耸立的怀仙阁,我情不自禁地默颂着李白的著名诗篇《赠汪伦》:“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三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似乎李白与王伦就在我眼前对酒当歌。泾县县令王伦的真诚与热情,李白的豪放与纵情,那一幕幕文人雅士的情怀,着实让我感动。

太阳缓缓下山了,田野一下子静了下来。我缓缓地徜徉于桃花潭畔的沙滩上、田野间。风柔柔的,似有似无;岸柳摇曳,轻松洒脱;桃花怒放,清香醉人。星光被一层薄云罩着,给夜增添了几分朦胧、几分神秘;水鸟好象忽然间受到惊吓,沿着水面急速地飞走了,夜莺拉着长音抒情地叫着,活像训练有素的民族歌手,时而轮唱、时而二声部合唱。歌唱的间歇时,便是沉沉的寂静。我在这沉寂中对着茫茫乡村夜空、浩瀚宇宙,恍兮惚兮中,自己也好像变成了一丝风、一缕光、一声虫鸣,飘飘洒洒融入了夜的怀抱。夜簇拥着我飘飞、升腾,听风和星的低语、看云和星的亲昵,聆桃柳枝条接触时而产生的肢体语言…

几颗大一点儿的星星钻出了薄云,星光立刻像一盆清凉的圣水泼将下来,心情同时变得全都透亮了。我扯开衣襟,闭上眼睛,接受清凉的洗涮,接受桃花潭微微细浪一波接一波地涌来拍击,我就好像躺在这微波间上下摇弋、荡漾。放飞自己,思维已脱离了躯壳,成了一个可以放牧的精灵。夜是心灵的驿站,星是思维的船,我就是那被雾霭、星光、夜风笼罩的沙滩。白天的无尽的喧嚣、刺眼的强光,如果没有一个阴柔的夜来抚慰,那将是多么单调和生硬。

我倚在桃花潭畔的柳树上,只见天上的星光和远处的灯火影影绰绰,将影子印在黑缎子一样的水面上。小鱼忽而一浮,咬碎了星影灯影,如同水晶帘在微风中拂动,绚丽的画面就又有了动感。虫鸣只要一两阵就够了,正好给这宁静的桃花潭夜色天地以解读,宁静被虫鸣划开个细小的口子,便又倏地愈合了,留给人的是更浓郁的沉静。夜风中,潭边的几株老柳树,像一幅幅活动着的剪影,路上柳枝间筛下些碎银子似的星光,踩在上面似乎还有几分质感。浓阴里有几点红火忽明忽暗,那是桃花潭几个围成一圈的老船工在摆龙门阵。我常想,夜也许是白天的背影,是她的孪生兄弟。站在夜中闭上眼睛,让心灵在夜色中漂洗,释放出整个白天的所思、所感、所恨、所怨,倾诉之后,心灵才会净化。面对夜空,你才能真正感到,白天的许多事也都不过如此,有太多的逢场作戏、口是心非、迫不得已,就像有时违心的话还要说,违心的事还要做;只有面对月夜,才是活得最真实的自我,这是一种体味、一种享受、一种幸福。

星星又被一层薄薄的云遮住了,周围的一切立刻暗淡下来。这时你可以闭着眼睛去听,虫鸣的演唱中,又掺入了莺断断续续的鸣叫,仿佛大提琴低声部的奏鸣,水面上一两只鸟掠过丢下几声哀鸣,像一首思乡曲,带有几分幽怨。这时的风中就带了些凉意,风过滤着我的浮躁,梳理着我的灵性。睁眼看时,万物都显得黑沉沉、俏棱棱,没有线条,只是一个个柔和的块面的拼接,仿佛一幅泼墨山水画,泼洒着浓淡相间的黑白,那么和谐地一气呵成一泻千里。夜是心灵的驿站,星星是温柔的爱人。我喜欢这桃花潭的夜景,我爱这山村的星夜,更爱在星夜下的宁静和思考。

>>>返回永德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