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德商店

www.yongde888.com

蝉和依米花

蝉,俗名知了,是一个普通的昆虫家族。在我们家乡,它的幼虫被称为“爬叉”“爬树猴”“嘟啦鬼”等等。它脊背上有一小块肌肉特别发达,也特别筋道好吃。蝉的生命过程很不容易,一生多灾多难。从卵期就遭遇天敌的危害以及客观环境诸多不利条件的限制,能够钻入地下而孵化为幼虫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在阴暗潮湿的地下黑牢里,幼虫取食树根的汁液,缓慢地发育成长,要苦苦熬过四年之久的岁月,才能咬破封闭的泥土,爬出洞穴,攀上树枝,完成蜕变。在此期间,更面临着被人们大量捕食的危险,能够闯过这最后劫数的,才是真正的幸运者。所以一旦得见天日,它便纵情高歌,畅快地享受一个多月的美好时光,然后便销声匿迹,“聊乘化以归尽”了。积蓄四年之久的生命,仅仅取得一个多月的尽情释放和挥洒,这就难怪它不顾人们的嫌恶而拼命叫嚷了,是要珍视那短暂的时光和歌唱自由啊。鉴于此,人们似乎应该理解并原谅它的聒噪和吵闹了,而对其高洁的品行则的确应该大加赞赏。其实,它所独具的生命形态和过程,不过是万能的上帝——无所不包的大自然——无穷奥妙中的一个小小例证而已,尽管微乎其微,微不足道,可毕竟在这绚烂多姿、丰富多彩的世界里具有理所当然的一席之位。由蝉不禁想到依米花,二者几乎具有同样神奇的色彩。依米花是远在非洲天边的一种小花,生长在干旱的戈壁滩,恶劣的生存环境和气候条件,使它的生命历程异常艰难,但也显示了它的异常执著和顽强。把一条长长的独根,深深地插入地下能够摄取水分的地方,蜿蜒盘曲,经过五年锲而不舍的努力,才把根系的“网络”穿插布置就绪,然后便点点滴滴地吸收、积聚和储备有限的养分,直到第六年春天,才费尽周折地拱破地面,吐出浅翠嫩绿,绽放一枚枚小小的红、白、蓝、黄的四色花朵,散发出似有若无的淡淡清香,仅仅持续两天的亮丽,便随着母株的枯萎而香消玉殒了,甚至连“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的机会都没有。与那些雍容华贵、嫣红姹紫、享尽尊荣的仙葩丽姝相比,是不是上帝太不公平了?我突发奇想,假如世界一旦发生颠倒错乱的“奇迹”,那本来生不同时、长不同地、既非同门、也非同类的蝉与依米花,居然不期而遇,那一定是一个非常精彩的“蒙太奇”。对依米花来说,那一定是“沙径不曾缘客扫,好花今始为君开”了。而那哀婉凄切的寒蝉嘶鸣,必定是“同是天涯沦落客,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咏叹调了。当然这样的“奇迹”在现实世界里是不会发生的。绝妙的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从来就是各在自己的天地里,异曲同工地展示着生命的奥妙、奇特和瑰丽。有的一蹴而就,有的一帆风顺,有的坎坷不平,有的曲折有致,……更多的则是脚踏实地,终生奋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其中当然不乏如同蝉和依米花的那样,通过漫漫长途的艰苦跋涉,耗尽一世的光阴,付出毕生的精力,直到最后的时刻才获得短暂的成功和辉煌。我看那也足可引为慰藉,值得庆幸了。因为人生的路毕竟是太崎岖了,命运里充满了太多太多的变数,远比蝉和依米花的生命历程更复杂、更艰难、更不可琢磨和把握。对许多人来说,终其一生,锲而不舍,坚韧不拔,取得一点点成功便实属不易了。任何时候,成功者总是少数,当然,也是弥足珍贵的了。

>>>返回永德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