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德商店

www.yongde888.com

春笋

江南的春天,最让我上心的是春笋了。从我家走不十分钟便是紫金山西麓那一大片的竹林,我常常在那里看竹、听竹入了迷。最喜春雨过后,笋破土而出。从来没有挖过春笋,却见识过一夜之后窜得比我还高的奇景。我来江南,先到的杭州,在那儿的几年,不怎么喜欢杭帮菜,因为对于来自北方的我,那味道实在是太淡了,太甜了。但是那些和春笋有关的菜肴,却让我情有独钟。比如手剥春笋、盐水春笋、油焖春笋、雪菜春笋、春笋三杯鸡、笋片老鸭煲等等,现在想起,还馋呢。那时,无论去大小饭店,只要落坐,首先点的菜肯定有笋。最喜欢在宋城里,坐在在汴河边上,河边的垂柳刚长出鹅黄的嫩芽,春风骀荡,柔枝披拂。太阳暖暖地照着。有些餐馆把餐桌就放在了河边的太阳地里。不用点,因为常去,一家餐馆的老板就先给上一碟酸辣春笋。那笋齐齐地码放在盘子里,一寸多长,细细的,白白的,嫩嫩的,不吃就觉得心里美美的。看着它,常让我想起乐府诗《孔雀东南飞》里的刘兰芝,想起她那“指如削葱根”,其实用这春笋比喻似乎更恰当些。一个初春的周末,去爬五云山。在靠近九溪的山脚下有一家小饭店,很平常的门面,很家常的饭菜,但是那菜名,却很有意思,至今记得。我问有春笋做的菜吗,服务员是一小姑娘,说她家的拿手菜就和春笋有关呢。有“春天的滋味”,还有“我和春天有个约会”。我一听乐了,问她,“春天的滋味”是什么滋味?小姑娘也笑了,说就是火腿丝炒春笋。介绍说春笋是应季的食材,自然有浓浓的春天的味道,清炒,保留它的原味。我说要是马兰头拌春笋岂不更好,绿的绿,白的白,有山野气,那才叫清新呢。我又问,那“我和春天有个约会”怎么个约会法?小姑娘说,是春笋、胡萝卜、青豌豆、火腿放在一起炒的“四宝春笋”。一想,这春笋倒是好脾气,跟谁都合得来。我当然要“和春天有个约会”了,于是在舌尖上和春天来了个亲密接触。细品那色香味俱佳的“四宝春笋”,心神飞出窗外。似乎信步走到了春初的田野,只见明媚的阳光,绿油油的菜畦,撒着欢儿的野花,青翠欲滴的竹林,禁不住吟诵起黄山谷的诗来:“竹笋才生黄犊角,蕨芽初长小儿拳。试寻野菜炊香饭,便是江南二月天。”

>>>返回永德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