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德商店

www.yongde888.com

四十而惑

子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可是年已四十的我越来越活不明白,孔老夫子是不是在骗我们,一直骗了这几千年?做教师做了18年,曾经做得风生水起,有滋有味。可临了,竟然不知道这书到底该怎么教,越来越苦恼。教书是为了育人,这傻子都知道,但我们教书几乎只为了考试,考考考,天天考,周周考,月月考,年年考。考糊了学生,考糊了老师,考糊了家长,考糊了全中国。教改教改,越乱越改,越改越乱。几个专家关起门来说改就改,一声令下,今年3+1,明年3+2,后年就是3+X,可怜所有的老师就像提线木偶一样,一个个面无表情,不得不跟着团团转,还要转出个兰花指模样。一段时间素质教育在全国甚嚣尘上,所有的老师都偷着乐:玩吧你!难道穿上素质教育的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什么是应试教育。千千万万的学生,苦苦学了12年,有几个学生能认识五线谱,有几个学生能画最简单的素描,我不知道。我曾被要求参加过一个省级课题的研究,开题时开过一次会,过了半年多我不知道这课题到底进行得怎么样了,同事说等你知道黄花菜都凉了,早已经结题了。装模做样的教研,不知浪费了多少人力财力。我真的对它深恶痛绝。我从普通中学跳到省重点中学,从农村学校跳到省城的贵族学校,可最终我明白,我只不过从一个旋涡跳到了另一个旋涡。看着孩子沉重的书包,我的心情也越来越糟糕。我从没想过我会厌倦,我会厌倦我所从事的传说中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我还是厌倦了。我一遍遍地问自己,我都在做些什么?教书真的沦落为我糊口的一个饭碗了吗?这一切值得我付出一生吗?直到天昏地暗,肝肠寸断。佛说,放下,自在。我放下了,可是蓦然回首,灯火阑珊处,并无伊人等候。“教育”两个字还是让我欲说还羞,切,不说也罢。90年前后,刚毕业那会儿,一个月90块钱,可是生活得自自在在,你不用为房子为医疗为养老为其他许多现在让我们烦心的事情操心。那时没有手机也没有网络,大家活得简简单单,明明白白。我以为那是我这辈子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光。周末随着自己心爱的人,骑车到无边的果园里去看桃花朵朵开,去河沟边摸虾钓鱼看倒映水中的白云彩,去几十里外的另一个镇上去看老同学是否还相亲相爱。两人若各骑一辆,我一定要和他展开竞赛,决不耍赖。若是骑一辆车,那就悠哉悠哉,他会一只手掌把,一只手揽着我的腰,任槐花撒在我们身上。晚上,一群朋友挤在我家小屋里边海侃神聊边吃大盆菜,或者对着那20寸的熊猫彩电鬼哭狼嚎看球赛,中场休息大家就八仙过海甩老K。想一想梦里都会笑醒。可是,现在什么都变了。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人和人越来越见外,心事越来越难猜。即使曾经最亲爱的人,看上去也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大家钱是越来越多,可心却越来越不安。房子越来越大,可越来越找不到家的方向。车子越换越派,可人却越活越累。你我的脸上,看不到快乐,也看不到忧伤。我越来越怀疑,爱情是不是像恐龙一样已经消亡,幸福是不是像白开水一样失去了感觉。四十而惑,头脑简单的我,到底怎么了?

>>>返回永德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