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德商店

www.yongde888.com

为自己祝福

那一年的春节,就我一个人过。妈在芙蓉盛开的时候,便走出这个家,头也不回。爸又像候鸟似的,往返于川粤之间。平日,听到远远的爆竹响,我也要抱头鼠窜,可是这个春节,我破天荒地买了挂“一千响”,在阳台上噼里啪啦,热热闹闹了好一阵子。当炸散的缤纷的纸屑悠悠满天飞落,孤独便潮水般漫过偌大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年初二那天,那帮特铁的同学,来怂恿我同去世界水景之王——九寨沟。那儿冬季不封山,往日的诺日朗、珍珠滩,还有熊猫海瀑布,都会结成巨大的冰瀑,莹莹冰川,银光四射,荡涤人灵魂中的一切尘埃。高山上的大熊猫会到沟中来觅食,幸运的话也许会撞上的。春节期间,藏族同胞还要相聚在沟口的扎如寺,举行一年一度的麻芝庙会,这些可都是平常没法见到的。禁不住他们的软磨硬泡,我们十几个便浩浩荡荡,鬼子进村一般闯进九寨沟,狂疯了三天。回到家,便收到爸爸的短信:“桑儿,别忘了为自己祝福!”看这短信,一个人埋在沙发里,心里好痛!回想中考前的那一周,学校放三天假。暗自庆幸自己终于可以从排山倒海的题海中脱身,可以在自己的小天地里随着音乐嘭喳喳了,可是爸爸却告诉我他和妈妈离婚了。我不知所措,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手紧紧地握着英语书,好像它可以榨出水来。心里有说不出的害怕!当妈妈把它的所有装进那只黑皮箱,大红门瞬间在我眼前"砰"的一声关闭时,她年幼、无助的女儿冲上阳台,眼睁睁地看着她凄美的背影融入浓浓的夜色。突然发觉,在这种情况下眼泪的需要,于是在风中面对这无边的空空荡荡,任其哗哗流淌。爸总是很忙,风尘仆仆回到家里,手机还响个不停。每次深夜回来,他从不忘记到我的房间,轻轻吻一下我的额头。每当此时,我都是假装睡熟,让他永远也无法知道,女儿有一个非要等到爸爸平安归来才肯睡去的习惯。经常想起爸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我要拼命挣钱,你要拼命读书。我想爸妈之间也许就那么简单。每天放晚自习后,我习惯于一个人站在高高的立交桥上,不知道何去何从。面对万家灯火,不知道哪一窗的温暖是为我点燃,就像小时候飘呀飘的风筝,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考完试,整个人像被谁抽去了筋骨,睡了整整两天两夜。第三天,听着陈百强,不知何时又沉沉睡去。醒来浑身酸痛,强撑着找来“康泰克”。红通通的嘴唇上,挨挨挤挤着一溜儿水泡,扑通跌在床上,再也不想起来。想起妈妈在家的时候,伏在枕上,泣不成声!爸永远是忙碌的,妈永远是忧郁的,但他们都像爱自己的生命一样爱我。无论对爸还是妈,我都没权力恨他们。我知道他们为了我,无奈地僵持了好长时间,像江南的梅雨,阴沉而没有生机。如果为我,逼着他们凑合下去,那未免太残酷。妈,你现在怎么样了呢?冷雨中,是否有人与你共一把雨伞?爸,你呢?谁来为你抚平椰风吹乱的发梢?你们是否忘了祝福自己?我出门去看医生。楼下的杨通过了托福,要飞澳洲,全家人欢天喜地的送,没一点离别的忧伤。望着青春的杨,我忽然想起爸的那句话,别忘为自己祝福。沿着C大门前的那条迷人的林荫路,踱进校园,装作大学生,在图书馆泡了一天,让孤寂的受伤的心灵徜徉在林立的书丛间。回到家,啃了一通《New Concept English》,什么时候饿了,煮包方便面就把自己给打发了。只有爸爸出差时,我才敢如此奢侈的咀嚼自由。忽然间发觉,我长大了许多,爸妈不在的日子,也学会把自己的心情打扮得很靓。爸,妈,风雨中,女儿已学会珍惜自己,祝福自己。人生苦旅中,但愿我们能走好各自的路,能走进自己的春天。

>>>返回永德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