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德商店

www.yongde888.com

你是一个童心未泯的人吗

我坚信,生活中,那些童心未泯的人才是最可爱的人。为此,我还写过一篇文章《中国最可爱的两个男人》,介绍了临刑前金圣叹和瞿秋白可圈可点可爱的赤子风范。诗人兰波说:生活在别处。这话似乎没错。我们大都喜欢往外看——旅游,喜欢往后看——回忆。我们最喜欢回忆的是什么,是自己的童年。童年为什么这么令我们念念不忘,因为童年无忧无虑,因为童年有趣儿。蚂蚁搬家就够让孩子看半天,几个玻璃球就能吸引一群玩伴,大人眼里无论多么无聊的事情,孩子都会觉得趣味横生、其乐无穷。孩子有童心再自然不过,如果少年老成那才不正常呢。如果成年了,甚至人到中年、老年还能保持一颗童心,那这人才真正是一个有趣的人,是一个可爱的人。生活的快节奏,生活的压力,让很多人毫无趣味可言。前段时间,人民日报还刊文评说八零后是暮气沉沉的一代呢。喜欢读报、看漫画的人一定对一个名字不陌生,“小丁”,对就是那个耄耋之年依然思想前卫,还诙谐、幽默地自称“小丁”的漫画家丁聪。丁聪是天生的乐观主义者,待人接物率真坦直,毫无心机,始终葆有一颗童心,始终不肯长大。即使是在艰苦的战争年代,或是在被打成右派流放北大荒的岁月里,他依然笑口常开,依然笔耕不辍,描绘着人生苦乐。在他八十多岁的时候,跟人谈到别人对他的称呼,他说:“当有人第一次叫我丁老时,我还以为是在叫别人呢。因为我从来没有老的意识,即使是现在。不仅老朋友叫我小丁,甚至一些年轻的新朋友有时也叫我老小丁或小丁老……”丁聪出过很多佳作,但是唯有一幅“杰作”是他最得意的。在他家的书架上,摆放着一张非常引人注目的照片。上面三个天真可爱的儿童并排而坐,很多人把他们看作了三胞胎。其实,这三个人,一个是丁聪,一个是丁聪的儿子,还有一个是他儿子的儿子。原来,看到孙子的周岁纪念照之后,丁老童心大发,请人用电脑把相距八十年的三代人的照片合成在一起,三个孩子相貌、神态惊人地相似。一时在亲友间成为笑谈。我也坚信,那些能激起我们童心并能保护我们童心的人,才是最值得尊重的人。漫画界还有一位大家丰子恺。他创作了大量儿童题材的漫画和文学作品,读者总是能从他的作品中读到童年的美好,人性的美好。读丰先生的儿童漫画,让我觉得惭愧。什么时候,我们这个世界,能少一些欺诈,多一些真诚,多一些自然,多一些淡泊,就好了。明代文人陆云龙说:“率真则性灵现。”丰子恺先生深谙其中三昧。丰子恺爱儿童是出了名的,他饱含深情地描摹儿童的言行、神态,表现儿童无拘无束、广大自由的心灵世界,其实是在竭力追溯人生的根本,呼唤我们去做真实的人。 丰子恺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我向来憧憬儿童生活。我初尝世味,尤其那时,看见了当时社会里的虚伪骄矜之状,觉得成人大都已失本性,只有儿童天真烂漫,人格完整,这才是真正的‘人’。”他认为“大人间的所谓‘沉默’、‘含蓄’、‘深刻’的美德”,比起孩子来,全是“不自然的、病的、伪的!”他的画不同于其他画家仅仅师法自然的地方,就是他师法儿童。儿童成了他无可替代的“心灵导师”。他观察儿童,理解儿童,热爱儿童,甚至“变成了儿童崇拜者,在随笔中、漫画中,处处赞扬儿童”。丁聪和丰子恺先生,一个是平视儿童,一个是仰视儿童,值得我们这些高高在上只知道俯视儿童的成人好好去学学。当今社会中,儿童的处境真是让人揪心。家长让孩子学音乐学书法不是为了内化为他们的艺术素养,而是为了考级;看课外读物,不是为了唤起孩子内在的对美的感觉,而是为了写好作文。电视上、舞台上表演的孩子,哪里还是孩子,言行成熟得令人侧目。当然我们不能去指责这些孩子。教育家孙瑞雪说“如果孩子生命中关于精神的这部分是沉睡的,情感和精神的生命没有被唤醒,那么有些美好而滋养的东西他是无法感受的。”我要补充说的是,也是无法表现的。要想让儿童获取有益的精神生活,要想儿童内心呈现美的风景,前提是成人须先得具备。王小波的兄长王小平先生曾说,趣味这东西,很像修道者或练气士所谓的内丹,一开始是不定形的流体,随后是一个默默化育的过程……如果成人内心没有一颗童心,没有令人愉悦的审美体验,没有对世界简单至纯的爱,怎么可能给孩子搭建一个心灵的支架,使他们在时光的催化下塑形成功呢?很多学业优秀的学生上到大学甚至读到博士依然会出很极端的心理问题,其实大都和他的童年和他早期的家庭教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你是一个童心未泯的人吗?如果不是,那请你适时地放下架子,卸下面具,走向自然,走向儿童,去拥抱快乐。为了你自己,也为了我们的未来。

>>>返回永德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