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德商店

www.yongde888.com

众多的牛们啊

赤日炎炎费力锄,血指流丹鬼质哭。农民的生活艰辛自古皆然,不论是烈日的炙烤,还是风雪的侵袭。他们都会扛上梨或锄,上山劳作,赶时节地播下种子,撒下希望。经过千辛万苦的磨励,方才有一点小小的收获。梨田是牛的苦差事,颈项处的万般伤痕便是梨的杰作。不过,稍一细看,你会觉得牛的颈项里有让人敬佩的沧桑风云,丝毫也不亚于战火硝烟里的英雄。只不过它是静止的,默默无闻的,若没有心有灵犀,是很难发现的。它的沧桑就和老农的沧桑一样,完全写在了身上。当牛还小的时候,它们就好像已经知道自己的责任与义务了。因此,牛梨田的风景也会世代的延缓。直到有一天,一个聪明的外国人发明了蒸汽机,然后有耕地机,一部分的牛方才从梨田的阴影中摆脱出来。可是,那一身沧桑已经永远地融入了它的生命,不会因此而消散了。它们并不会顺为不再梨田而高兴,不梨田就意味着它们的价值在减低,被人尊敬的成份在下滑。这个社会还是个被人主宰的社会,所以,不被人看重也就意味着它们末日的来临。牛的精神为很多人所称赞,所传颂。可我有点不喜欢,拉了一辈子梨的牛,吃没吃好的,住没住好的,穿就更无从谈起。到最后连自己的血肉都被人给吃掉了,连骨头都没有留下。不过,倒也干干净净,洒脱万千。说得好听一点,这是它的活法,是它的追求,或许也是它的理想。但要说得难听一点,它也是没办法,自己的能力有限,只能听凭别人宰割的命运。这样的命运要是换成了人,岂不悲哉?芸芸众生,朗朗乾坤,天下之人谁可以站出来振臂一呼,我懦弱,我无能,我愿意任人宰割。说到底,是没有最基本的骨气。牛也真可怜,谁让大自然给它造了一幅笨脑子呢。不然的话,凭它的身材,人哪儿是它的对手。它失去了最基本的权力,它的骨气,它的气节。它也就连人生都失去了价值。为三斗米而折腰是为了无奈,也是没有骨气的说法。可牛不光为三斗米,就是三把草,它也会毫不犹豫地折腰献媚。钻是太苦了,身体上的苦因为它皮厚。心灵上的苦却无从发泄,它的愿望其实很低,只要活下来,可活下来都是如此的艰难。更别奢望住上好的房子,吃上山珍海味,或者拥有人类所拥有的高科技玩意儿。在民间有一说法,说牛不能望见满天的星斗,否则它便会发疯般的狂叫狂跳,直到将自己的生命付之东流。牛不怕黑夜,漫长的黑夜正是它的归宿。可星星是黑夜中的精灵,也是黑夜的主宰。它可以照见人的灵魂,当然也就可以照见牛的灵魂。它或许真的从星星的眼睛里发现了那久违了的骨气,可久违的骨气已不再认识它。它突然感觉到自己原来的生活竟然是如此的低贱,或许牛的骨气与气节在它的身上早已消失殆尽了,它也真的丢尽了牛的家族的脸面。在那一刹那,它那平静如水的思想汹涌了起来,暴腾了起来,直冲开理智的匣门。它不能忍受自己的过去,不能再忍受自己如此的将来。极端是它的选择,现在变成了它的归宿。天上的星星常有,可人间能望而却步见星得的牛却少得可怜。牛们只有不停地低头吃草,低头干活,这快都要成为它们的本性了。有时候,我还是很羡慕牛的,它的好那种悠然,那种天地间的沉稳,都曾让我心醉过。如果不是人类在它的鼻子上穿上了一根小小的绳子,那它应该是多么的自由。可是,人类改变了它的生活,也在改变它的本性,直到人类完全满足为止。现在的牛们摆脱了梨田的苦役,可又进入新一轮的悲伤,过早地生离死别。谁让它干活的时候如此用心,将脂肪变成了肌肉呢?肌肉可是人类的美餐啊!庖丁解牛的麻利用在现在的机器上,后者更为上乘,不知庖丁如生逢时该如何。这是闲话,牛才是正题。没牛拿什么去解,牛是这一切表演的基础。我的心总会莫明地善良,虽然我也食猪肉牛肉,但我却不能看见牛之死前的挣扎。这多少有点虚伪。听人说,牛在死前会流泪。我未亲眼看见,但我能想象,它是会流泪的,因为它的心在滴血。它不会挣扎,因为它知道那也无济于事。它也不会哀叹,它知道现在都无益了。它的心中只有伤心,只有对人类的绝望,它为人类付出了所有,包括心。可最后得到的呢?只是一把屠刀。

>>>返回永德商店<<<